本文目录

今天早上突然意识到,我似乎从小到大都是喜欢竹子的人,但我并没有清晰的认识到这一点。

小时候去朋友家里玩,她家院子有一从竹子。那时节是夏天,竹子并不粗,但是紧密的长在一起,郁郁葱葱。对于小时候的我来说,我似乎站在了参天的绿荫下。我围着竹子转了好几圈,印象深刻。

还记得去表妹老家玩,他们家也姓唐,是一名大夫。唐大夫家花园很大,一共两处花园。一处靠着东墙整齐铺开,另一处在院子中央,期间留有小路。这里长满了高高的竹从,我们在院子里绕圈玩,在竹林中央钻来钻去。

舅舅家虽然没有栽种竹子,但看到舅舅大量栽种的文竹盆景,我还是被吸引了注意力,端详着那些小竹子。我自己后来也养了一盆,不过没成活。

现在回忆起来,大约都是当我看到或想起竹子,总会让我想起美好的回忆,而且总是恬静美好的画面。

古人所说梅兰竹菊,看来很有道理。这几种植物都并非富贵,但却内涵精神。这种精神虽然是人为赋予的,但却真的能让还是小孩子的我感受到其说不清道不明的安然感。

竹林,也是各种景区的常见植物,尤其是儒家文化圈的这几个国家,竹都有其特殊的含义。我记得武侯祠外,记得楼观台里,还记得日本京都,都有大量的竹子。然而,竹子必须和人文结合起来,似乎才能体现其风雅。我也在云南见过很多竹子和竹林,虽然长得又高又大,但总是感觉缺点什么,后来意识到,缺少人。云南的自然景观非常让人惊叹,但文化底蕴相比中原,还是略显欠缺。云南纵有万般好,这也是我无法生根云南的根本原因。

竹,有其独特的魅力,甚至说魔力。以后有条件的话,真想在终南山下寻找一片地方,围个院子,栽上几从竹子。

随便写写,也不知道写的有没有什么逻辑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